优奇美
优奇美
    4001-537-518
购物车

金银花

时间:2016-11-17 | 作者:葛岱绿


金银花,乍听富贵而艳俗。而它的学名“忍冬”,则透着一股冷冽的气息。波兰诗人米沃什曾把它写进诗里面:“如此幸福的一天/雾一早就散了,我在花园里干活/蜂鸟停在忍冬花上/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/我知道,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/我曾遭受的不幸,我都已忘记……”

欣赏一首优美的诗,如同揣摩一幅图画。当体态轻盈的蜂鸟优雅地停栖在一簇忍冬花上,柔和的晨曦正笼罩着四周。雾岚散尽,往事也如潮汐般退远。饱经风霜的诗人,置身于美丽的大自然,内心格外平静。回望过去的岁月,一切都已不重要,渺如尘埃。一切又尤为重要,灿若金子。苦难是人生的一笔财富。经岁月沉淀,沧桑变幻之后的深沉,睿智与安详,又如远方的大海,深邃无语。

忍冬,并不是遥远而陌生的植物。它在我国各省均有分布。孟夏草木葳蕤,绿遍原野。楝花飘砌,簌簌清香细。浪漫的野蔷薇与娴静的忍冬,欢喜地携手连袂,一起登上季节的舞台,适时绽放。酝酿已久的花事,如同一坛经年陈酒。一旦开启,顷刻幽香醉人。南宋范成大诗云:“忍冬清馥蔷薇酽,薰满千村万落香。”旧时年月,漫山遍野的闲花,巧笑嫣然。使徜徉其中的田园诗人流连忘返。花影婆娑,暗香浮动,陶醉了他那颗敏感细腻的诗心。

翻阅《本草纲目》,感叹世间平凡的花草,均能纷纷入药。至于金银花,《唐本草注》曰:“它禀赋冬季凛冽之寒气而成,清热解毒之功尤甚。”我对此深信不疑,因为有过亲身体验。有一回,咽喉疼痛,声音沙哑。母亲得知后,连忙从乡下给我送来一包她亲自采撷的金银花。殷殷嘱咐,让我泡花茶,一日至少喝三遍。果然见效,隔天咽喉就不疼了。

暮春,寻了一个闲暇日子,去看望母亲。母亲茹素多年,虽然白发皓首,但是身体硬朗,步履矫健。那日,我们约好一起去附近山麓采摘野生金银花。

只见林下有它,山涧有它,路畔有它……处处有它潇洒俊逸,飘忽如侠客的萍踪。它的花,初时白,复而金黄。一律纤弱曼妙,温柔多情,绝不孤行。并蒂生两朵,成双结对,俨然白首不相离,因而又叫鸳鸯藤。真是奇异的花朵。就像亲密的情侣,守着凡俗的温暖,与心爱的人随行随止,难舍难分。

采摘金银花,想了许多。生在尘世,难免不如意。如果怀抱一颗温暖的爱心,安于平凡,保持乐观向上,沿着既定的人生轨迹,隐忍,坚韧,不懈努力,经过漫长的等待,或许能迎来生命的曙光。处于人生低谷,诸事不遂的境遇,别消沉,放宽心。闲时,喝一杯金银花茶,读一读米沃什的诗,心灵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抚慰与释然。当直起腰来,继续前行时,相信前方总有惊喜与意外,在等待着我们。


网友评论 | 跟帖管理

0个评论   0人参与

一键登录:

最热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