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奇美
优奇美
    4001-537-518
购物车
华夏风情

【阮殿蓉说茶】江北六大茶山

时间:2017-11-03 | 来源:六大茶山

宋朝时开始闻名天下的古六大茶山攸乐、革登、倚邦、莽枝、曼砖、曼撒,可以说就是人类种植茶叶的典范。檀萃在《滇海虞衡志》中提到六大茶山的面积时,用了“周八百里”来形容,这表明这六座古茶山是连成一片的。《滇系》一书在谈到六大茶山的位置时就曾说:“普洱府宁洱县六茶山,曰攸乐,即今同知治所。其东北二百二十里曰莽枝,二百六十里曰革登,三百四十里曰蛮砖,三百六十五里曰倚邦,五百二十里曰漫撒。山势连属,复岭层峦,皆多茶树……”古代典籍中所提及的这六座古茶山,是传统“普洱茶”的主产地,由于它们全处于西双版纳澜沧江北,因此史称之为江北古六大茶山

事实上,随着人工种植茶树的大面积铺开,特殊的地理环境,使西双版纳澜沧江沿岸一带,均成为优质大叶茶的生产地。除了澜沧江北岸的六大茶山外,江南也有六大茶山,即勐宋、南糯、佛海、巴达、南峤、景迈。只是由于一江之隔,古时的交通又不发达,一条江就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,从而让江南的六大茶山鲜为外人所知。

倚邦茶山

澜沧江北的六大茶山,除攸乐茶山现属景洪市外,其余的五大茶山都在勐腊县。在六大茶山中,倚邦茶山的海拔最高,36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几乎全是高山。与易武茶山相比,倚邦茶山的海拔差异更大,海拔最高的山神庙达到1950米,而最低处磨者河与小黑江交汇处海拔只有565米。倚邦茶山的土壤与易武茶山的相近,这里山高谷深,江河纵横,气候湿润,阳光充足,冬季雾多,有着茶树生长所需的一切物质条件和自然条件。

对于倚邦来说,茶是大地的恩赐,也是倚邦繁盛的原因和理由。在倚邦村委会,还保存着乾隆、道光和光绪时期的三块青石碑,这些茶碑,记录着倚邦兴旺时期的重大茶事。


攸乐茶山

在普洱茶的发展史上,江北与江南的每一座古茶山都曾扮演过重要的角色。就像今天已被划归在景洪市的攸乐茶山,历史上也曾位居“六大茶山”之首。当然,各大茶山的兴衰与更替,有着历史的原因,也有着自身的原因,但那种交替引领六大茶山辉煌的情景,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先秦时期的“春秋争霸”,真可谓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十年。

攸乐茶山的种茶历史相当悠久,茶园面积也较大,清末年间,这里的古茶园面积达到了1万亩左右。至今这里仍然保存着面积最大的一片混生林古茶园,海拔在12001500米之间,总面积达到了1800多亩,古茶树树龄在300年以上,大部分处在高大乔木之下,生态环境优越,茶叶品质优良,只是茶树苍老,产量不高。


曼撒茶山

曼撒茶山位于勐腊县易武乡东北,离易武街不到20公里,紧接着老挝边境。这座茶山所产的大叶种茶,条子宽大、肥硕、结实,被认为是普洱茶中雄性之美的代表。

曼撒茶山地形复杂,河谷交错,海拔高差大,最高的海拔为1950米,最低的为750米,土质有紫色沙页岩、紫色沙岩、石灰岩,是发展建立优质高产茶园的理想土壤。


莽枝茶山

位于蛮砖茶山南面的莽枝茶山,与革登茶山相联,传说是诸葛亮埋铜(莽)之地,因此取名叫莽枝茶山。莽枝茶山面积范围不大,但茶叶质量较好。倪蜕《滇云历年传》记载:“雍正之年(公元1728),莽枝产茶,商败践更收发,往往舍于茶户,坐地收购茶叶,轮班输入内地”。在明清茶山的鼎盛时期,莽枝茶山年产茶叶达万担之多。现在,从茶山上的那块立于乾隆十一年冬天的碑石刻文中,还可以隐约感到当年茶山兴旺发达的景象。

由于种种原因,莽枝茶山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开始荒芜,直到八十年代又才开始复苏。曾经有着数百户人家的勐芝大寨,竟然重新成为人迹罕至的密林,而遗存下来的部分茶农后代,早已搬到了茶山后的秧林寨,他们对其祖先在中国普洱茶史上抒写下的浓重笔墨竟然已漠然。只是原始的密林间,偶尔还能看到块块面积大小不一的茶林,以及众多的交杂在一起的大叶种茶与小叶种茶。由于多年没有人管理,莽枝山上的茶树有的长得高几丈,已经与其它的植物交混在了一起。不过,茶山上至今还保存有一座茶商古墓,它在孤寂地守望着茶山的同时,也些微地透露出当年莽枝茶山兴旺时的景象。


蛮砖和革登茶山

江北六大茶山里,蛮砖和革登常常会被人们忽略和忘记,现存的典籍中,这两座茶山的记载也廖若晨星。在普洱茶辉煌的舞台上,其它的古老茶山或长或短地演绎过重要的篇章,只有蛮砖与革登,如同两位跑龙套的小生,静静地伫立在时间的深处,笑看着茶事的兴衰。

也许正是这种边缘心理,使蛮砖茶山成为了古六大茶山现今保存得最完好的茶山。曼砖茶山早在清乾隆年间,茶叶的产量就已在1000担以上,清末民初,曼砖还曾是倚邦六乡乡政府所在地,建有曼庄关帝庙,如今关帝庙虽然早已从大地上失踪,但遗留下来的曼庄关帝庙碑文,却明确记载了“曼庄为六大茶山之一”。 

历史上的革登茶山位于孔明山下,紧靠攸乐茶山,年产茶500担之多。茶属大叶种型,因茶芽粗壮,满披银茸,民间称之为“大白茶”。现在的革登茶山,早已不是邻家的小妹了,而成长为一座年产万担的大茶山。


岁月已老,茶山依旧,作为普洱茶最初的孕育地,江北的古六大茶山不仅是普洱茶发展历史的活见证,也是普洱茶永恒的天国。“雾锁千树茶,云开万壑葱,香飘千里外,味酽一杯中”,这是人们对普洱茶千年圣地古六大茶山的颂赞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曾经抒写了普洱茶历史传奇的古六大茶山,还将在未来世界的茶史上,写下新的传奇。

网友评论 | 跟帖管理

0个评论   0人参与

一键登录: